<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

          官員談喝酒:酒桌辦事“效率高”

            公款吃喝,一度是部分人的“為官之道”。“很多時候‘醉翁之意不在酒’”。
            “今天喝酒不努力,明天努力找酒喝。”廣西一名縣委書記坦言,真正好酒的干部很少,但為了維持“圈子”,有時候沒辦法不喝。
          “求人辦事”靠喝酒
            此次采訪,記者的足跡遍及12個省市。據觀察,會議研討、檢查評比帶來的公款吃喝明顯減少,但對300余名基層干部發放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83%的受訪者認為目前最經常的公務接待活動仍然是吃飯喝酒。
            一些地方干部坦率表示,跑項目憑接待,要資金靠喝酒。“接待就是生產力”,話雖不好聽,卻是實在話。在記者接觸的多位干部看來,“酒桌辦事”效率高,是公款吃喝風難禁的重要原因。
            “遏制公款吃喝和酒桌辦事是‘打斷骨頭連著筋’。”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所長張寶義認為,當下中國是“求人社會”,求人原因大體有三:資源少、有障礙、需關照。求人方式中,以氛圍寬松、禮節得體、啥都能說、距離拉近的“酒桌辦事”廣受推崇,效果往往事半功倍。
            “不改變‘酒桌辦事’的社會生態,遏制公款吃喝難以持久。”張寶義說。
          負擔與壓力
            一些干部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風氣多年積累,形成了一定的心理慣性,吃喝既被當作工作方式,也被認為是感情交流渠道。“大吃大喝是負擔,沒有吃喝有壓力。”
            記者走訪發現,多數干部認為中央號召“厲行節約、反對浪費”以來,喝酒少了,身體好了,工作效率提高了。也有少數干部對飯局減少表示憂慮,害怕“淡了感情”,被“圈子”邊緣化。
            浦東干部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研究院副院長劉獻指出,吃喝之風實際上是傳統文化心態與市場經濟交換機制,滲透到黨內生活和政治生活中來,導致請客送禮庸俗文化在干部中愈演愈烈,再反過來影響社會風氣。
            “部分干部對于吃喝的‘心癮’,已經是遏制當前吃喝歪風的‘文化性障礙’。”劉獻說。
          酒瓶子連著印把子
            另有一些吃請,雖然未必用了公款,卻同樣浪費社會財富,侵蝕黨風政風。
            受訪基層干部和企業家說,近年來國家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減少了一些審批事項,縮短了部分辦事流程,但各部門權力壟斷、層層審批的格局未變,群眾辦事依然要靠“吃飯開道,喝酒提速”。
            “原來的審批變成核準,再變成備案,看起來放權了,但收費并沒減少。”上海一家民營物流公司董事長說,現在很多部門不是直接收費,而是通過服務外包。有的部門指定相關企業或公司提供服務,比如白蟻防治、消防安全等,“合不合格沒人管,只要交了高額服務費,就能通過審核。”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呂艷濱說,“酒桌辦事”背后是權力之手伸得過長,財政、國土、建設等部門擁有行政審批權和大量財政資金,縣鄉一級為獲得資金和項目,往往采用吃飯喝酒送禮等方式。企業就更不用說了。
            “如果不從制度上約束行政權力,公款吃喝即便風頭被遏制,也隨時可能卷土重來,最終損害的是政府公信力。”呂艷濱說。
          (摘自《瞭望新聞周刊》) 

          相關信息
          伦理片在线观看午夜伦理电影院

          <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