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

          “育幼院孤兒,無一孬種”

            5月16日,湖南長沙人宋明生八十大壽,來了一群特殊的賀壽者——20多位長沙第一育幼院的同學和老師。64年前,孤兒宋明生被宋慶齡發起的慈善機構收養,寄養在長沙第一育幼院,在那里,他認識了同他一樣的一群孤兒。
            “我們失去了爸爸,我們失去了媽媽,我們失去了土地……”在86歲的育幼院老師廖志強的帶領下,一群七八十歲的老人唱起了育幼院院歌。飯桌上,大家眼中帶淚,講述著當年的那些時光,“廖老師當年給余志買過一條皮帶,花了1塊2毛錢,他回來還跟我炫耀”、“廖老師當年帶我們去看過《人猿泰山》,那時候看電影可稀奇了”、“廖老師當年還是地下黨員,我解放以后才知道”……
            宴席上,同學們紛紛向廖志強老師匯報離開后的經歷:胡春林成長為一名軍官,他所在的41軍從廣西一路剿匪,挺進廣東。轉業后,胡春林成為了湖南省藝術學校的第一期學員。“那時候我在音樂作曲系,李谷一在舞蹈班讀預科。”而程海凡選擇了參軍,后來參加了抗美援朝。張德明通過學習,成為了一名大學教授,直到退休。
            “育幼院出去的孤兒,沒一個孬種。”廖老師欣慰地說。
            80歲的陳生喜,65年后才找到這群親人,他與故人相逢的場面,頗具戲劇性。“2012年,我去醫院療養,旁邊的床鋪上也住了個老人,一聊,竟然是育幼院的小師弟張德明,通過他我才找到組織。”其實,很久以前,陳生喜就在尋找當年的同學,可一直沒有結果。去年80歲生日,陳生喜邀請同學聚聚,在生日前一周,他被查出膀胱癌,需馬上做手術,但他堅持一定要先過生日。
            2010年,廖老師組織的育幼院師生的第一次聚會,有14位同學到場。這些年,大家找到了更多的同學,但還有很多同學聯系不上。離開時,大家跟記者說起了自己的心愿,“那段時間,育幼院的難童有600多個,估計留下的也還有二三百人,分布在浙江、廣東、湖南等地,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找到所有的同學和老師。”
          (摘自《快樂老人報》)

          相關信息
          伦理片在线观看午夜伦理电影院

          <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