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

          溥儀落難獲胡適安慰

            溥儀對文化名人是很敬重的。如果說他接見泰戈爾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那么他邀胡適相見于紫禁城,則堪稱轟動一時的“文化事件”了。
          溥儀打電話親邀胡適
            1922年5月17日,溥儀親自給胡適打電話,召其入宮。和接見泰戈爾一樣,溥儀的英文老師莊士敦再次充當了引薦人的角色。此前,莊士敦曾為胡適之師,常把胡適的著作如《嘗試集》《胡適文存》以及載有胡文的《新青年》等帶入宮中送呈溥儀閱讀,并在溥儀面前稱贊胡適是大哲學家、大詩人。有了這層鋪墊,溥儀對胡適更加仰慕,于是就有了這次電話邀約。
            省社科院研究員王慶祥從另一個層面對溥儀和胡適的這次相見進行了解讀。他認為,胡適對溥儀也有興趣,頗看重“皇帝的召見”,又經確認“小皇帝”脾氣還好,也不會讓他“三跪九叩”,遂決定“應召”。
          胡適稱遜帝為“皇上”
            1922年5月30日,溥儀和胡適在養心殿會面,溥儀稱胡適為“先生”,而胡適則稱他為“皇上”。溥儀與胡適的談話約持續了20分鐘,他們談的“大概都是文學的事”。溥儀問起《詩》雜志,說“他很贊成白話詩,他作過舊體詩,近來也試作新詩”。又說他也贊成白話,還談到出洋留學的事。臨別時溥儀說,有許多新書他想看卻找不到。胡適頗為動情地許諾說:“以后如有找不到的書,可以告訴我。”東渡留學從此成了溥儀追求的目標。
            溥儀那天說的一段最重要的話被胡適記錄下來。這位末代皇帝說:“我們做錯了許多事,到這個地位,還要靡費民國許多錢,我心里很不安。我本想謀獨立生活,故曾要辦皇帝財產清理處,但許多老輩的人反對我,因為我一獨立,他們就沒有依靠了。”胡適日記中記錄下的這段話真實可靠,說明溥儀已經看清了清宮當時的本質問題,他的思想正趨向成熟。胡適見過溥儀后,感覺他太寂寞、太可憐了,但“有個性”,不甘寂寞,向往皇城以外的廣闊世界,遂在1922年6月6日的日記中寫一首詩《有感》:“咬不開、捶不碎的核兒,關不住核兒里的一點生意,百尺的宮墻、千年的禮教,鎖不住一個少年的心!”
            后人評論,清朝遺老們說胡適是“新”人,他們不能容忍尊貴的皇帝受到“污染”;身處共和體制下的人們則認為皇帝是封建“老朽”,是要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他們不能諒解胡適前往“叩拜”之“奴性”行為;而胡適本人只覺得是去見“一個人”,一個寂寞、可憐的少年,如此而已。
          胡適安慰“落難”溥儀
            1924年11月5日,胡適在北京西山聽說溥儀被趕出紫禁城,頗為掃興,晚上就給曾任民國政府參議院副議長,并多次出任外交總長的王正廷寫了一封信:“我是不贊成清室保存帝號的,但清室的優待乃是一種國際的信義、條約的關系。條約可以修正,可以廢止,但堂堂的民國,欺人之弱,乘人之喪,以強暴行之,這真是民國史上一件最不名譽的事。”可見,胡適反對驅逐溥儀。
            胡適還親自找到什剎海畔的醇王府,經鹿鐘麟派來的門衛同意,入內會晤了憂心如焚的溥儀。這次見面,胡適沒有再叫“皇上”,而向溥儀稱呼了一聲“先生”。談話內容據后來溥儀回憶也變得時髦了。胡適勸溥儀出國留學,還表示愿意給予幫助。他仍使用和在養心殿一樣的謙恭態度對溥儀說:“中華民國已然成立,你是中華民國的公民,和其他公民一樣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先生前途遠大!”胡適的幾句話無法消除溥儀的郁悶和煩惱,不過也算是對“宣統帝”落魄境遇的一點點安慰。
          (摘自《長春晚報》張賢達文)

          相關信息
          伦理片在线观看午夜伦理电影院

          <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