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

          八吊錢,一世情

            梅蘭芳能成為京劇大師,除了自身的天賦和努力之外,他的背后還有個特殊的智囊團。成員多是京城名流,因為酷愛京劇,自發組織起來,為他出謀劃策、創作劇本、聯系演出,出錢出力,事無巨細,幾乎無所不包。這些人都是梅蘭芳的超級“粉絲”,因此被形象地稱為“梅黨”。
            李宣倜便是“梅黨”中人。清末時他畢業于日本士官學校,回國后任三品御前侍衛,人稱“三爺”。梅蘭芳出身貧寒,幼年喪父,跟隨祖母生活。他自幼入科班學藝,10歲起登臺演出,自此嶄露頭角。李宣倜對梅蘭芳極為賞識,幫他修改過不少唱詞,還接濟過梅家,兩個人由此結下了一世情緣。
            梅蘭芳15歲那年,不幸染上了白喉病,仍每日帶病堅持演出。當時的醫療水平可想而知,若治療不及時,白喉病會危及生命。李宣倜得知情況后,不由得心急如焚,馬上跑去梅家,找到梅蘭芳的祖母質問:“小孩都病得這么重了,干嗎還讓他登臺演出,這不是要孩子的命嗎?”祖母頓時淚下,嘆息道:“三爺,您有所不知,我們全家都靠這孩子每天唱戲賺的8吊錢來養活。他一天不唱,一家人就揭不開鍋,我也是迫不得已!”李宣倜當即吩咐:“那好,從明天起,你每天派人到我家去取8吊錢來,馬上送孩子去治病,治好了為止。”
            對于貧病交加的梅家而言,這無異于雪中送炭,梅蘭芳的祖母大為感激,果然每天到李家去取八吊錢。全家的生活來源有了保障,梅蘭芳就不必再去演出,每天待在家里安心養病。40天后,梅蘭芳病情痊愈,重新登臺。李宣倜接濟梅家,完全是出于愛才心切,以他當時的顯赫地位,自然沒把這300多吊錢放在心上,但梅蘭芳卻對此番恩情終生不忘!
            歲月沉浮,人生的際遇總是很難捉摸,更何況是在亂世之中。兩人在晚清時結識,經歷了清朝覆滅、民國建立,后來抗日戰爭爆發,梅蘭芳蓄須明志,拒絕與日本人合作,李宣倜卻在汪偽“南京國民政府”任職?箲饎倮,梅蘭芳名滿天下時,李宣倜已淪為“漢奸”,妻離子散,窮困潦倒。他蝸居在上海的一間小公寓里,無依無靠,晚景凄涼。富貴時的朋友早已消散,別人對他唯恐避之不及,但梅蘭芳從不避嫌,不光每月資助他200元生活費,還經常派上海的弟子去陪他聊天解悶。梅蘭芳每次到上海演出,必先把李宣倜接來吃飯,依然畢恭畢敬,喊一聲“三爺”。
            1961年,李宣倜病重,彌留之際,梅蘭芳侍奉床前,緊握住他干枯的雙手,動情地說道:“三爺,您放心,身后之事,我一人承擔。”老人聞言,潸然淚下,不久之后安然辭世。他生前是“漢奸”,幾乎沒有朋友,身邊也沒有親人,全部后事均由梅蘭芳親力親為,操辦妥當。兩個月后,梅蘭芳也溘然長世。
            后來,篆刻大師陳巨來在回憶錄中提起此事,感嘆“茍梅先死二月,則李尸臭矣!”陳巨來和梅蘭芳、李宣倜是同時代的人,與兩位當事人都有過交往,算是這段往事的見證人。他的話也許過于直白,卻更讓人對這段情義升起敬重。
            梅李二人的情分,因賞識而起,以報恩而終,有始有終,像極了戲文里的故事,頗有些人生如戲的味道。李宣倜當年給梅家每天8吊錢時,斷然想不到日后之事,而梅蘭芳卻始終謹記在心,用一生來回報。
          (摘自《做人與處世》姜欽峰文)

          相關信息
          伦理片在线观看午夜伦理电影院

          <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