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

          “夫妻小學”托起山里娃的中國夢

            六肥村距廣西岑溪市市區40多公里,是岑溪市波塘鎮大山深處的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這里四面環山,交通不便,在群山環抱的大山腳下,有一所小學——六肥小學,在這里任教的是一對夫妻,丈夫叫廖亞華,妻子叫黃兌梅。廖亞華在這所小學已經任教了21年,妻子黃兌梅也在這里任教了18年,村里人都把這所小學稱為“夫妻小學”。廖亞華夫妻倆把最美好的年華奉獻給了大山里的孩子們,他倆把孩子送出了校門,送出了偏僻的山村,送進了更高的知識殿堂。
          堅守教學陣地
            廖亞華夫妻倆都是六肥村人。1991年,年僅20歲的廖亞華從廣西梧州師范學校畢業后,回到了六肥村的唯一一所小學——六肥小學,做起了代課教師,月薪只有70元。1994年,黃兌梅從同一所師范學校畢業后,也來到了六肥小學。
            廖亞華既是六肥小學的老師,也是六肥小學的校長。廖亞華回憶說,以前學校教師最多時也只有8名,學生最多的時候有100多人。隨著計劃生育的貫徹實行,出生率越來越低,適齡兒童逐漸變少,加上四年級以上的班級要到鎮上的中心校寄宿就讀,六肥小學的學生越來越少。大山里的六肥小學留不住教師,最后,上課的教師只剩下了廖亞華夫妻倆。學校也因此成為了僅有兩名教師的“夫妻小學”。
            世事變幻,滄海桑田,在這個變化的世界中,唯一不變的是廖亞華夫妻倆長年累月地堅守著大山的教學陣地。曾有領導問他是否要換換環境,廖亞華夫妻倆總是說:“我們是這里的人,沒有理由叫別人來受苦呢!”
            目前,學校只有兩個教學班,分別是一年級和三年級,一年級有19名學生,三年級有22名學生,全?偣灿41名學生。
            “村里的家長把孩子交給我們,我們就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知識傳授給孩子們。”每天,廖亞華夫妻倆要上7節課,上完這班的語文課,下一節課又要上另一班的數學課,7節課的“輪回巡演”,他們像陀螺一般兜轉在兩班之間。
            “有時丈夫要外出開會,我就只能交叉著上課,一個人教兩個年級。”黃兌梅說。然而,無論工作多么繁忙,夫妻倆對教學的安排卻是一絲不茍,數學、語文、音樂、美術、英語、思想品德等課程一樣不少。不管工作有多累,他們也不忘交流教學方法。兩人根據農村孩子的特點,在教學中不斷總結經驗,不斷調整和創新教學方法。在廖亞華夫妻倆的教育下,六肥小學的課堂總是充滿生機。
            為了使孩子們的體質得到鍛煉,廖亞華夫妻倆除了抓好常規體育課外,還因地制宜、因陋就簡地舉辦拔河、跳繩等體育比賽活動。雖然看起來一切都很簡單,可一到體育課,就是孩子們最開心的時候。村民們隔著老遠就能聽到學校傳來孩子們清脆的笑聲。
          “移動”的教室
            一年級的教室設在村民黃某空置的二層半鋼筋水泥結構的新房子里,19個孩子坐在教室里,聚精會神地聽黃兌梅上課,這是一節數學課,黃兌梅給孩子們上的這一課是“加減混合”。
            “同學們,湖里有2只天鵝,飛來了3只,怎樣列式?”黃兌梅一邊笑著,一邊伸出手指頭示范。
            原本安靜聽課的孩子們齊刷刷舉起了小手,爭先恐后地回答。
            黃兌梅馬上板書:“2+3”。
            “突然飛走了1只,怎樣把剛才的算式接下去寫完整?”頓時,課堂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孩子的注意力也更加集中了。
            孩子們回答后,黃兌梅在“2+3”的后面接著寫“-1”。
            “同學們,這道算式既有加法也有減法,是加減混合題,要先算什么?后算什么?”
            ……
            孩子們上課的熱情沒有受到環境的影響,黃兌梅看著這些天真活潑的孩子們,總是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這已經是六肥小學的第五個“校園”了。在2010年6月2日以前,六肥小學還有干凈的校園,明亮的教室。那一天對于六肥小學來說是一個開始,也是一個結束。凌晨時分,暴雨驟然增大,隨著一聲巨響,學校外操場及教學樓緊靠東南面的山坎出現大面積的山體滑坡,洶涌的泥石流沿著山谷徑直沖向校園,不多時,整個校園一片泥澤,水溝被堵塞了,教學樓靠坎墻體被浸泡在泥石流之中。
            事發后,政府部門及時處理了災情,為避免次生災害的發生,廖亞華夫婦一刻不停地投入到搶險工作中,他們清理淤泥,疏通溝渠。為了不影響正常教學,在政府部門的安排下,六肥小學的課堂很快搬遷到村民黃某二層鋼筋水泥結構的舊房子里上課。泥石流沖毀了學校,40多名學生結束了在教室里上課的日子,開始了在“移動”的教室里上學。2011年3月,六肥小學搬到了條件相對較好的村委會辦公樓。但由于村委會年久失修需拆除重建,2012年5月,六肥小學只好搬遷到村民廖某的二層鋼筋水泥結構的房子里上課。2012年9月,由于廖某房子的屋主自己要使用,學校只好暫時搬到村里的三界廟里上課。2012年10月,學校又搬遷到黃某空置的二層半鋼筋水泥結構新房子里上課。這是孩子們搬遷的第五個“校園”了,但孩子們上課的熱情沒有受到影響,廖亞華和黃兌梅也從未因此而放棄過一節課。
            最令夫妻倆欣慰的是,自從學校受災后,岑溪市委、市政府和教育局及當地鎮政府高度重視,采取了一系列援救措施,但由于學校受損嚴重,地質災害監測部門認定,山體滑坡所帶來的安全隱患難以全面排除。為真正確保學生的安全,最后研究決定把六肥小學另行選址整體搬遷。新的六肥小學總投資額100多萬元,目前正在緊急施工中,預計2013年春季開學時,全校學生就能搬進全村最漂亮的新教學樓里上課了。
          托起大山希望
            每天中午、下午放學時,廖亞華夫妻倆總要陪孩子們走一段回家的路,雖然許多孩子回家只有10多分鐘的路程,但是碰到下雨的天氣,河水漲得厲害,有時還會淹沒孩子們放學回家的路,廖亞華必須把孩子們一個一個背過河,把孩子們安全送回家后,他才會返回學校繼續工作。
            放學后,黃兌梅并不著急離開學校,在校園附近轉轉是黃兌梅的習慣。因為六肥小學不少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他們只能與家里的老人為伴,于是孩子們就特別容易在課余時間被“放羊”。黃兌梅意識到了這一點,于是特別關注這些孩子放學后的去向。有時她會陪著孩子在學校里玩會兒,看到逗留在學校不肯離去的學生,她也會上前與他們聊會兒,不管怎樣,黃兌梅都希望能夠給孩子們撐起一把安全的防護傘。在廖亞華夫妻倆的保護下,六肥小學20多年來未發生過安全事故。
            除了放學途中的安全,夫妻倆還是孩子們心靈的防護傘。一直以來,廖亞華都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的行為習慣。本學期就讀三年級的學生軍軍(化名),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缺少來自家庭關愛的他,從進入學校的那一天起,就對學習沒有任何興趣,調皮多動,還總是惹是生非。廖亞華夫妻倆常常討論如何教育好他,最后黃兌梅決定,以愛感化他。軍軍缺少的是來自家庭的關愛,她作為老師,可以給予軍軍“愛的彌補”。于是黃兌梅和廖亞華從生活和學習上不斷關愛他,多次找他談心,耐心說服、開導他,還讓同學幫助、監督他。如今,上三年級的軍軍改掉了壞習慣,學習也有了明顯的進步。
            平時,老師和學生之間的關系非常親密,不少學生畢業后還常來探望他們,甚至連結婚、給小孩取名字這些事都會找老師商量。
            廖亞華夫妻倆扎實的教學方法和無私奉獻的精神不僅贏得了學生、家長們的喜愛和尊敬,也得到了上級教育主管部門的認可,夫妻倆多次獲得“岑溪市優秀教師”、“岑溪市先進教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廖亞華夫妻倆憑著對教育的執著,對學生的關愛,每天在家校之間往返,每天在三尺講臺上傳授知識。他們用知識滋潤孩子的心靈,改變他們的命運,給大山帶來了朝氣與希望。
            “廖亞華夫妻倆堅守六肥小學,是咱們村的福氣!”六肥村黨支部書記黃兌文感嘆說,自從他們到校任教后,六肥村小孩每年入學率都達100%,一個總人口不足700人的六肥村先后走出了50多個大、中專生,許多畢業后的學生用所學到的知識,改變了家鄉貧困、落后的面貌,村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寬闊的水泥路,嶄新的住房給這個小山村增添了新的生命氣息,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
            筆者問“夫妻小學”能堅持多久時,廖亞華夫妻倆堅定地回答:“我們熱愛教書這個職業,一定會繼續堅守大山,堅守希望,一直教到退休為止!”
          (摘自《農村青年》吳家寧文)

          相關信息
          伦理片在线观看午夜伦理电影院

          <dl id="v135l"><address id="v135l"><i id="v135l"></i></address></dl>

          <font id="v135l"></font>
          <thead id="v135l"><span id="v135l"></span></thead>